厦门专业宣传片拍摄制作,受众传媒,企业视频拍摄制作,企业宣传片拍摄

 
 首页 资讯 微课堂 资讯详情

企业宣传片拍摄时, 不妨尝试下定格镜头?

标签:定格镜头 企业宣传片 视觉 法国新浪潮 2016年11月16日 06:12:11 1974 633

什么是定格镜头?它就是能够在一瞬间把运动着的画面静止,把画面定格在某一帧。动作的刹那间“凝结”,显示宛若雕塑的静态美,用以突出或渲染某一场面、某种神态、某个细节等。
这种手法我们在制作过程中可以借鉴,因为定格镜头通常是在某一个叙事语境中,定格镜头所表达的是某个场面的自我指涉。无形中会增加观影人对某一个画面的印象,由动到静的转换,借此点题,更加能带给观众遐想的空间。不同于胶片摄影,现在我们能够直接用视频剪辑软件实现这一种定格镜头。我们来看一下以下电影在哪些时候哪些画面用了定格镜头,也许能带给我们某些启示。

1、片头
在片头运用定格镜头,片头的视觉停顿,可以作为故事开篇的背景交代。比如史蒂文·索德伯格(《性、谎言和录像带》、《十一罗汉》),在《战略高手》(Out of Sight,1998)的片头就设置了这样一个画面,在这画面里带出了片名《OUT OF SIGHT》。在《战略高手》中,史蒂文·索德伯格把定格镜头运用在每一次出现一个新的角色之间的过渡当中(另外一种方法则是放在影片的开头,开篇时与原声带一同出现更加相得益彰),主角亚历山大佩恩幽默的人物形象就是以这种形式被介绍出来,我们可以看到画面中正在奔跑的亚历山大,他与周遭的人物之前产生动与静的反差,凸显出这个角色的性格。

《校园风云》

在史蒂文·索德伯格的另外一部《校园风云》(election,1999)中,他再次使用定格镜头,作为角色性格的介绍,并且营造出一种恶搞的喜剧效果。马丁·斯科塞斯也在《好家伙》(Goodfellas,1990)、《无间行者》(The Departed,2005)、《飞行家》(The Aviator,2004)中使用了定格镜头,贾斯汀明天包括冻结帧马丁·斯科塞斯的影响力的编辑技术之一。

2、片尾

《末路狂花》
《末路狂花》(Thelma and Louise,1991)结尾的镜头就是一个经典的定格镜头。影片最后是两位女性主角开车开向大峡谷自杀,采用这一个结尾,汽车行驶的动作镜头作静帧处理。留给我们的最后印象是车在空中行驶,虽然不符合普遍的物理规律,但是可以避免观看可怕的死亡结局,反而留给观众浪漫、遐想的空间,示意她们通往自由的道路,用女性的解放来抗衡一个男权主导的世界。
另一个著名的定格镜头,《虎豹小霸王》(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1969)也是在最后两个男性主角决定逃出被困苦境,无所畏惧地面对身后的枪林弹雨,直面他们的命运。在某些层面上这样的运用也是出于避免观众观看可怕的死亡结局,希望只留下他们无畏的人物形象。

《加利波利战役》
在法国新浪潮电影大师弗朗索瓦·特吕弗的《加利波利战役》(Gallipoli,1982),结尾也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定格镜头。尽管结尾并不是要预示男主角安东尼壮烈的牺牲,但是他中弹之后的瞬间,画面凝结,也创造出一种开放式的结尾,让观众为安东尼的生命存活产生思考和想象。

《四百击》
但是要说最著名的定格镜头片尾,还是法国新浪潮电影《四百击》(The 400 Blows,1959)的结尾,男主角在一个奔跑到海边,最后凝视着远方,眼神的迷茫和无助,或者说青春的残酷,全部凝聚在最后这一个定格镜头。前面的剧情,跌宕的情节,最后内化为一个青少年的内心感觉。

《血腥运动》
另外一种定格镜头的情感表现手法则是《血腥运动》(Bloodsport,1988),在最后出字幕,预示人物和情节的未来发展,这一种形式就带有一丝严肃的凝重的气氛,但是同时也让观众对故事的后续发展有所了解。

《金刚不坏》
另外,昆汀的《金刚不坏》,最后的打斗画面,瞬间释放了剧情的压力,把一个看似普通的电影的结局的变换成一个神话,里面的女权主义也得以彰显。

《家有喜事》
另外一种定格镜头的结尾,则是一种欢快的“全家福”,《街头霸王》(Street Fighter ,1994)最后“全家福”里面的经典动作,我们一定也不陌生。香港电影系列喜剧《家有喜事》也是以定格镜头结尾。
受众传媒专业制作企业宣传片、工作汇报片、年终总结片,多年影视制作经验,百余家客户见证。
受众传媒受众传媒,服务于客户品牌价值的提升。 崇尚于视觉艺术表现,致力于电视广告TVC、品牌形象宣传片、微电影、企业宣传片、等商业影像的制作。欢迎来电垂询。厦门视频拍摄制作:186 0592 7616